Chinese

“前几年,不少人对我们表现出兴趣。但对我来说,重点是我想把自己花了11年创办的这家公司交到我认识的人的手里,我也要相信对方能当好所有雇员和客户的新主人。要能让“Oboz基本保持Oboz的样子”,让配送还是真正的管控良好的配送。”...

Brand Finance是品牌评估和战略咨询领域一家顶尖的独立运营机构,它在报告中对Nike有这样一段表述。“尽管Nike的品牌价值大幅缩水12个百分点,降至280亿美元,但它仍是全球最富价值的服装品牌。...

Nike负责SNKRS业务的总经理Ron Faris说,“日本在运动鞋文化方面地位特殊,选择那里推出SNKRS应用程序,能够推动当地文化向前发展,服务当地文化。”...

VF的董事长、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ve Rendle在对这笔交易发表评论时说,“我们说过,作为VF全球业务战略的一部分,我司最首要的任务是积极管理我们的品牌组合,确保它的构成能加速我司的成长。...

Puma SE在“资本市场情况介绍会”的当天,透露了自己想再次进军功能性篮球鞋业务的意向。该司还表示,希望2022年到来前,自己剔除货币波动因素后的总体净销售额平均每年都能增长近10个百分点。...

2018财年四季度数字中,收益达1980万美元,税费降低使得摊薄每股收益达1.02美元,部分收益被多种因素抵消掉了,其中包括750万美元的税前收费,摊薄每股税前收费为0.26美元。税前收费包括:授权终止费540万美元,摊薄每股费用为0.19美元;门店损耗费210万美元,摊薄每股费用为0.07美元,以及其他费用。...

VF Corporation的董事长、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ve Rendle说,“收购Altra品牌再次表明,我司能够根据企业价值创造模型,重塑我司拳头品牌的组合,并对它进行发展。户外运动鞋和高性能鞋有着我们关注的广阔成长空间。...

Gill还说,“我司正通过投资,给我们的销售员配备一套移动功能,加强他们同客户的关联性,让他们能向客户提供更多信息,客户也能更方便地找到他们。...